广州桑拿|广州夜网|广州桑拿|广州按摩|广州夜生活|广州夜总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|回复: 0

许君一诺 _0

[复制链接]

9998

主题

9998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0098
发表于 2017-6-19 19:3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市集上虽然乱哄哄哄的,可宛青书最爱这样,别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,哪有功夫指着她说三道四。   

  前面发出的声音,震的她耳朵疼,宛青书捂上了耳朵,“松米,前边怎么那么吵杂?”   

  “封王又发疯了,掀翻了好些摊子,大家都在问他要银子,可这封王不知道怎么了,愣在了那儿?”   

  宛青书皱了下眉头,“派人拿些银子,去摆平这事儿!”   

  “大小姐,我们为什么要帮他?”松米对身后的一个小丫鬟打了个手势,示意她去摆平那些人。   

  “怕他毁了这儿的清净而已!”嘈杂声中有几道声音,一直在说着挑衅的话,她想,那大概就是他发疯的缘由吧!   

  人群中的慕枫咬紧牙关,克制着自己想要动手打人的欲望。   

  他戒备的环顾四周,眼睛被不远处那一抹蓝色吸引住了,她的模样也只算得上小家碧玉,可她那诡异气场,却让他觉得似曾相识,或许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吧!   

  恰巧领了命令的小丫鬟,拨开人群,来到包围圈中,“这是十五两纹银,你们这些被毁了摊子的摊主,分了吧,就别为难这位武士了!”   

  众人见到有人肯赔偿损失,也就不在围攻慕枫了,等人群散去的时候,小丫鬟匆匆离开了。   

  因着小丫鬟为他解了围,慕枫将视线挪动到小丫鬟身上,小丫鬟了事以后,跑回了蓝衣女子身后。   

  她……这是在可怜我么?   

  慕枫想到这里,自认为受了侮辱,他大步流星的来到宛青书面前,拦住了想要离开的宛青书。   

  “我堂堂王爷,不需要你可怜!”   

  “你怎么这样!我家小姐,好心好意的我……”松米看不惯这种倒打一耙的人,她怒声开口想要请问白癜风发展了怎么办辩解。   

  宛青书急忙扯了下松米的衣角,松米说到一半的时候,闭上了嘴巴。   

  “一只虎学会了猫的招数,只会让自己变得不伦不类!”   

  宛青书知道此刻该说什么,能转移他的注意力,她可不想节外生枝,让那些视慕枫为眼中钉的人注意到自己。   

  “作为一只虎,你应该去找回丢了的爪牙,何必浪费时间,在我这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呢?”   

  “说话别藏有涵义,我懒得用心去揣摩,今天……算欠你一人情,他日定当还!”   

  被她用那平淡的口吻,点拨了一下,虽明白她说的在理,可他一个男人终究是好面子,不肯请教,只能找个台阶先溜走。   

  松米被自家小姐说的晕了,猫儿虎儿跟王爷有什么关系,没想到这封王倒是个聪明的,“大小姐,他……”   

  “等到找回自已时候,他将会被所有皇子视作眼中钉,与其那时腹背受敌,还不如永远这样,安居一隅过自己的安生日子!”   

  她那么一说,松米更是晕乎了,“可小姐您怎么知道,他会被那些皇子视作眼中钉?那些皇子跟本就没重视过他!”   

  回去相府的途中,松米一直在问什么,宛青书不厌其烦的为她讲解。   

  【壹】   

  街边几条流浪的狗儿,疲倦的打着哈欠,太阳烈的烤人,唯京郊溪边的凉亭最是凉爽。   

  亭中有一石桌四石凳,宛青书的摇椅就放在石桌的北边,石桌上被她的小丫鬟摆北京白癜风医院了几碟子点心,一壶消暑的薄荷凉茶。   

  慕枫尾随宛青书来到这里,他一直未敢接近凉亭,因着他和丞相的关系尚浅,当着丫鬟的面儿他不敢贸然接近宛青书,见一直守在她身边的松米去摘野果,他才敢靠近她。   

  “谁?”这人的脚步声听着倒熟悉,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到是谁,声音由远至近,宛青书从躺椅上警惕的坐了起来。   

  因着盲了眼睛,她的听力特别灵敏,她深知人的说话声,是可以模仿的,她想到了用脚步声,来区分人的办法。   

  “宛青书,谁人见你都会道声‘可惜’,我倒觉得,你是愿意这样的!”慕枫走到石凳旁边,撩袍而坐,不客气的取北京白癜风医院了块点心,牛嚼牡丹般吞咽下肚。   

  宛青书虽然看不见什么,还是习惯性的将头转向声音的来源,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,你不是我,却能猜到我半点心思,莫不是,你也有我这小女儿家的心态?”   

  “我堂堂男儿,又怎么会和你女儿家一个心思,难不成你将我当作龙阳君?”   

  听到宛青书那句调笑的话儿,慕枫怒从心来,众所周知,他封王慕枫模样阴柔,但也从未有人当面这样羞辱过他。   

  “堂堂男儿么?怎么还和我这小女子计较,可见你空有男子的体魄,却没有男子的气度!”   

  宛青书好笑的轻摇了下脑袋,听他那说话的口气,便能猜到他生气的模样,可惜,她也只能猜测,不能亲眼目睹这罕见的一幕。   

  “笑什么……笑?”慕枫被她嘴角边的那一抹笑,弄得有些无措。   

  他以往的二十五年中,可没有碰到这样的事,不自觉间就想将心中的事情向她倾述,这一见如故的感觉,总是让他心神不宁。   

  从他的语气中,宛青书感觉到他那股理直气壮的气势消失,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,“你看你说话都磕巴了,看来你也认同我所说的!”   

  “够了!我这次是来不耻下问的!”慕枫生硬的转移着话题,刚才那个还是忘了的好!   

  “不耻下问?”这四个字算是戳中了宛青书的痛点,原本笑呵呵的她,产肃的板起了脸,“你认为向一个女子请教是件耻辱的事么?”   

  宛青书讨厌那些自以为高贵的男子,那会让她想到她的母亲。   

  那样自由如精灵般的女子,在嫁人后失了自由,每天呆在后宅中,等待夫君归来,一天又一天、一年又一年的,她那惊世的智慧,全埋没在了后宅之中。   

  她看着宛青书时,眼里常常带些愧疚,嘴边常说的,也依旧是那句,“抱歉,我的孩子,娘亲没将你生作男子,无法让你一生随心而活!”   

  见不悦地她板起了脸,向来心思迟钝的慕枫机智了一回,他急忙改口:“是虚心向你请教来了!”   

  “虚心请教?你还是请回吧!我一闺中待嫁的女子,哪有什么本事教授于你!”宛青书对他态度冷了起来,原木轻松的气氛瞬间散去。   

  慕枫见她反应那么大,心里有点犯怵,哪怕他从小到大不讨喜,也没有女人敢给他摆脸色看,可他现下的处境,也只有她可以请教。   

  “我想和父王走得近一点,宛青书你有什么高见?”   

  宛青书诧异的皱起了眉头,她都已经表达自己的态度了,再说了,对一个才见了几面的人,他……傻么?   

  “中原有本叫做作《论语》的书,你不妨去细读,或许能找到解决的方法!”   

  “《论语》么?”慕枫听后点头深思,这书他略有耳闻,“多谢相告,告辞!”慕枫拱手一礼,转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广州桑拿|广州夜网|广州桑拿|广州按摩|广州夜生活|广州夜总会

GMT+8, 2017-6-29 11:55 , Processed in 0.030838 second(s), 7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